一盏煤油灯救了省委电台(组图旋乐吧娱乐网址

      抗战烽火中广东省委秘迁韶关 粤北省委书记因叛徒告密被捕 临危不乱发出危险警告

      2011年6月,韶关,五里亭。修葺一新的中共粤北省委旧址前,鲜红的杜鹃花迎风绽放,仿佛在讴歌建党90年来不平凡的历程。旋乐吧老虎机

      1938年抗日烽火正浓时,中共广东省委秘密迁到韶关。在寻访其后数年这里的革命足迹时,一部旧电台的故事把我们带回到那个惊心动魄的年代特务破坏中共江西省委后,利用两地党组织间的电台联系,妄图用“钓鱼”方式一举摧毁广东的党组织。1942年“粤北事件”中,中共在广东的南方工作委员会、粤北省委等被严重破坏,而省委电台却因着革命者的机智,靠“一盏煤油灯”得以保留。

      在韶关市史志办搜集的档案中,一点点资料碎片拼接成一个个精彩故事,让我们得以清晰地了解到,在1942年“粤北事件”发生后,中共在广东的南方工作委员会、粤北省委等被严重破坏的情况下,担负上下级党组织间联络重任的省委电台是如何靠着革命者的机智与勇敢而得以保存下来的。

      李迅是《韶关日报》的记者,对抗日时期的历史了解颇多。他介绍说,韶关旧称韶州,1938年10月底日军占领广州后,广东省政府、省党部、第四战区长官司令部北迁韶关,韶关成为广东战时省会。

      漫步韶关街头,仍然可见那个烽火年月留下来的记忆。现在的韶关中医院旁边,就是当年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的所在地。位于孝悌路的励群小学以前是广东调统室的机关,别名“基庐”,挂着“中国广东省党义研究所”牌子,实是捕杀和爱国人士的牢狱。

      韶关市郊的五里亭最近几年名气大了起来。李迅介绍说,五里亭原是一个小农场,农场主人正是中共地下党员黄焕秋,他哥哥就是当年韶关师范的校长黄焕福。1938年10月,中共广东省委从韶关市区西河的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搬入农场。

      时光回溯到70年前。那时一位姓陈的先生经常到农场拜访。其实他不姓陈,真实身份是省委电台台长黎伯松。电台原先藏在南雄县城宾阳门外的一个村子里。黎柏松到村子后,发现因房屋矮,天线只能架在附近树林中,容易暴露,于是迁到北山上。到北山后,报务员在几次发报都发现敌台在侦察。最后,黎柏松决定始兴县红围为电台安置地点。从此省委电台一直在红围肩负着战时通讯任务,直到1942年被迫转移。

      1941年,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简称“南委”)决定,原江西省委书记郭潜调到南委任组织部长,另派谢育才任江西省委书记,谢育才的妻子王勖担任江西省委妇女部长。

      1941年夏天,谢育才到任不久就因为叛徒的出卖遭到中统特务逮捕。逮捕谢育才后,他们又设计向上发展,企图进而破坏中共在南方的所有组织,直至渗入延安中央。于是,中统控制的江西省委电台突然向广东的秘密电台呼叫,谎称电台刚刚修复,还索要延安电台的呼号和波长。特务们通过电台持续向广东方面发报,还不时透露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想取得南委的信任。

      南委虽然没有察觉江西省委被破坏,但对于江西电台中断联系三四个月已有所警惕。接到呼叫后,南委派人去江西检查,并给谢育才发出明文隐语的联络信件。但当时在广东的同志都不知道,谢育才夫妻在叛徒的出卖下已经被捕。

      江西,泰和,马家洲集中营。谢育才夫妇的儿子在监狱中出生了。根据谢育才新中国成立后的回忆,当时他们从难友传来的字条中得知,中共江西省委统战部长林鸣凤全家连老人、小孩都被关进集中营。谢育才分析断定,敌特企图封锁江西党组织被破坏的消息。他又从特务的审讯和叛徒的劝降中得知,江西省委电台已被敌特控制用以联系广东,有可能采取破坏南委的大行动。

      南委处于危急中!经过思想斗争,谢育才决定牺牲名节,“自首”逃出监狱报信。他给难友写下明志诗:“为国捐躯心不忧,惟愿正气永长留。成败论定任褒贬,忠奸自让后史修!”

      随后,谢育才办理了出狱手续。夫妇俩被安排住进一幢别墅,特务24小时看守。一天夜里,他们趁敌人不备,把几个月大的孩子留在房内迷惑敌人,用被单结绳跳窗逃脱,在山区辗转24天,行程一千多里,于1942年5月22日在福建平和县找到党组织,紧急报告了江西省委被破坏的经过,并提醒南委小心敌人的阴谋。

      此时中共广东省委已经分为粤北省委和粤南省委。5月26日,中共南委得知谢育才报来的情况,一面立即电告重庆南方局和粤北省委,一面指挥在大埔的南委机关和党员干部紧急撤退,并火速发报要求正在韶关的南委组织部长郭潜立即转移。但郭潜由于麻痹大意,还是被特务抓获,当晚即叛变。

      5月27日凌晨,郭潜引特务到韶关五里亭将中共粤北省委书记李大林住处包围,并猛烈敲门。李大林预料到已出事,便叫妻子将窗台上的用来做暗号的一盏煤油灯拿走。这是个危险信号,如有人来联络,见窗上无灯,便知道已出事。特务当然不知此事,只是将李大林和妻子、弟妹、译电员和保姆等捉去。

      特务将李大林关在“基庐”。在“基庐”,特务连续10多天对李大林严刑拷打,要他供出广东党的组织,李大林宁死不屈,遍体鳞伤也不吐一字。他的临危不乱和坚定勇敢,为转移省委电台创造了宝贵的时间。

      5月27日上午,黎伯松从东河坝的家里出来,准备到农场找李大林汇报工作。此时好几个特务正潜伏在李大林的寓所里,等鱼上钩,而黎伯松却毫不知情。快到目的地时,他远远看见李大林住的木屋的窗门没有撑开,窗台上也没有一盏煤油灯。这是事先约定的不安全信号。

      为了弄清情况,黎伯松下到山脚的公路上,准备转上农场山路,从背后去看个明白,巧的是正遇上李大林邻居家的小姑娘。从小女孩口中,黎伯松得知凌晨确实出事了。他小心翼翼地赶回东河坝的家里,让妻子司徒明向上级报告李大林被捕的事,然后顾不得喝一口水,就步行抄小路飞快地往始兴赶去。

      黎伯松急赶五十多公里路,于当天下午4时到达始兴县红围,用急电向中央和南委报告粤北省委机关被破坏、李大林等同志被捕的情况。当天晚上,在中共始兴县委的协助下,黎伯松完成了省委电台及其工作人员的隐蔽和转移疏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