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乐吧spin8大林写给爸爸的一封家书

      去年9月8号凌晨你走了,我心里有个角落像被挖空一般,稍一触碰就会很痛。媳妇让我把想跟你说的话写下来,说写下来心里会好些。可一想起你在时的点点滴滴,就不能自己无法继续。

      从没想过你会突然离开。2017年9月7日下午,妈从徐州给我电话,说你身体不舒服,我恰在南通谈事,便请老家同学送你去了医院。后来他们告诉我,前一天晚饭后你还在楼下和邻居聊天,第二天有些不舒服,下午三点多入院后开始昏迷,凌晨一点左右就走了,医生说是因衰老导致,可我常想,你上次病危,我一到家你就好转了,这次如果接到妈的电话我就立刻赶回,或许你还不会走,可我却凌晨四点才经转车到你身边,没在第一时间赶到,我好后悔。爸,丧事是按你生前曾给我的交代、简单置办的。你单位和我台的领导都来吊唁了你,尤其是你单位徐州市建行领导的悼词,对你一生八十九年的评价那么高,我想你一定很欣慰。

      这两年笑笑功课紧,我周末回徐次数少了,只在每晚直播结束下班路上往家打电话,每次都是你接听,总笑呵呵:“乖乖下班了,还没吃饭吧,抓紧回去吃点东西”,我就问:“爸,我今天节目做得咋样?”你夸我“不错的、蛮好”,然后我又问“给你买的营养品吃了吗”你笑说“吃了吃了”。有时没新鲜事说,没话了,咱爷俩就都在电话里傻笑。直到今天每晚下班,我还常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虽然它已被呼叫转移到了我的手机。

      妈说,自打我成了节目主持人,你就是我最忠实的受众。二十多年我做过的每一档节目你几乎都听过、都看过。我在省广播电台做节目,你拿着小收音机出门,见到认识的人就指着收音机说“这个播音员是我儿子”。在省电视台主持节目,一到我的节目时间,你就放下所有事坐到电视机前。你最高兴看到我有进步,于是每有荣誉我都第一个打电话给你。“爸,我得奖了;爸,我是监督员了;爸,我是城市治理委员了、我是人大代表了。。。”,每次你都特别开心,还总不忘提醒我:“乖乖、不能骄傲,得谦虚谨慎,得对得起人家的信任啊”

      我在家排行老小,小时候调皮,还常跟别人打架,而你对我特别严厉,同学都不敢来咱家,所以我对你一直又怕又恨。直到1995年你和妈送我来南京上学,离开了徐州的家后,我才慢慢的开始懂你。

      浦口站下火车,要坐轮渡过江,你扛着大箱子走前面,箱里全是我的东西。妈说:别让你爸一个人扛那么重的箱子,去帮抬着点。我追上去要搭个手,你却没点好气要我“一边去”。后来我才懂得,你是不想让即将离开身边的儿子受一点累,那年你六十五岁,扛着箱子稍显吃力的背影永远嵌在了我脑中。

      也许凡是能让人安然依靠的都不太会想念,在南京上学的日子,我从不想家,连暑假也不回。白天在省市两家电台打工,晚上就睡在学校教室,全情投入干着我喜爱的播音主持工作,因为专业水平尚可,加上当时广播电台急缺男播,毕业后我顺利留在了省电台。你高兴坏了,老想着来南京感谢电台领导,可又不知该怎样感谢,就只不断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工作、一定要对得起台里领导的信任。

      电台那时条件艰苦,常府街附近我租了间八平方的小瓦房栖身。住那儿的四五年印象深刻:一到雨季小瓦房就漏成了泳池,每次雨后地面都生出一层白色的绒毛,满屋浓重的霉湿味,衣物被子不要说,我也落下了背痛的毛病。有几次你和妈专程在雨季后到南京帮我收拾。为省住宿钱,你和邻居商量,在小院角落腾出个乱糟糟的小杂货间凑合住,然后趁有阳光的时候,在院外的树上系好绳,把我的衣被都拿出来洗晒好几天,全收拾妥当再赶回徐州,印象里每次你和妈来的那几天,阳光总是暖暖的,我也懒懒的。

      终于,99年我在琥珀巷买了个不到60平米的住宅,你帮我付的首付。你那时70岁了,装潢时又抽空来南京,和我骑自行车坐公交车,从城东到河西买材料累得够呛。装潢工人偷工减料,你也不生气,好言好语说清楚让人家改过来,完工时发现阳台瓷砖全贴了空,你笑着告诉我吃亏是福、吃一堑长一智算了。我结婚了,和锁儿去北京度蜜月,带你和妈一起,你特别高兴,回来到处夸锁儿孝顺懂事。

      再后来,我去北京脱产学习,锁儿在徐州生下女儿身体不好住院一个多月。你心疼的落泪,每天都去医院,只站在病房外,呆一会再回家。我们带着几个月的女儿去“游泳”,你在一边傻乐,高兴的手都不知往哪儿放。

      参加工作后,十几年春节期间我没能回家。后来有机会回,我也不提前告诉你,怕你们等、还怕有突发工作回不去让你失望,所以每次回家都很突然。08年春节的年三十,那晚八点多,我忙完节日期间的所有工作、确定可以休息了,立刻决定开车回徐,匆忙收拾一下我们仨出发了。那一夜路上好大雪哦,我一刻不停开了近十三小时、大年初一一早到了家。我清楚记得,我敲门、你开门,突然看到我们一家三口你又惊又喜的样子,看你笑的那么灿烂、那么开心,我却很心酸,因为知道了你多盼着我回家过个年。紧接着你发现我们是冒雪开车连夜赶来,又心疼的不行,连着几天反复叮嘱再不能这么赶路。

      几次让你来南京养老,你说家里我五个哥姐哪个都放不下,还给我一个个分析放不下的原因,说只要走得动就每年来南京住一两个月。

      你在南京的时候,就是笑笑最开心的时候,到现在她都记得你每天拉着她的小手、吃过的早点、去过的公园、做过的摇摇车。上幼儿园之前你竟然教她认识了几百个字,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

      我工作一早出去很晚才回,而我不回你就不休息,有时加班到夜里一点多,回到家发现你还坐在客厅,可你却说不是等我,是自己不困睡不着。白天我都不在家,周围邻居也不熟,那时在广播只出声不露脸也不被人认得,可总有小区邻居和保安见我就打招呼,还总是问:“你家老爷子啥时候来南京啊,老爷子可是个好人哦”,看看,邻居竟因你才认得了我,到现在他们都记着你。

      我工作越来越忙,回徐州越来越少,你从没意见。甚至有一年你腰椎骨折,躺在医院病床上三个多月,出院好久我才知道。因为你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告诉我,怕耽误我工作。你80岁生日的时候我回去了,那天我郑重的跟你说:爸,以后每年年三十,我一定都回来陪你,你高兴的一个劲说好,还不忘叮嘱一句别耽误工作。

      这两年笑笑功课紧,你不来南京了,怕影响她。咱爷俩见得少了,你对我也越来越宠,你说:“乖乖啊,你小时候我老在外面,你大点就从家走了,咱爷俩在一起没几年啊”。以前你叫我大勇,这几年却唤我“乖乖”,我四十多岁了还是你眼里的小“乖乖”。你老说:“乖乖,你一个小孩子跑到南京,这些年不容易,爸也没本事帮你什么啊”,然后就叹上一口气。爸,其实你给我的已经太多了,这些年正因为有了你和妈,我才有了笃定和踏实的基础、有了强大的心理依靠啊。

      我最喜欢每年暑假开车带着你、妈、锁儿、笑笑出门旅游,这些年咱们走了上海、浙江、苏南的每一个城市,还有连云港、青岛、威海的海边。每次我给你们当司机在路上跑的时候,心里都有满满的幸福和感恩,那是我人生中多美好的时光啊,无数次我在心里虔诚的默默祈祷,请把这样的幸福时光多延续些时日、多延续些时日吧。。。

      去年暑假原打算一起去游轮,可你和妈不愿出门了,说年纪大走得慢影响我们,于是这一年我们都没出去,7月份我和锁儿去徐州陪了你两天,笑笑去了美国。

      8月份笑笑回来后,你打了几个电话要我们仨回徐,这是你唯一的一次催我回,执意要给笑笑过个生日,但我心里想,反正国庆节要接你来南京,便未刻意请假回家。没想到那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我提的要求,9月8号凌晨你就走了,我好后悔,一直享受着你无私的爱,却未在最后的时间尽心陪你一分一秒的过。。。

      送走了你我才明白,家乡以后就真的成了故乡,再听不到那声亲切的“乖乖”,再没有了冒大雪往家赶的期盼,那些温暖而熟悉的光景以后只会在梦里出现了。

      爸,那天梦里你回来了,一句话不说就那样笑呵呵地看着我,我跪在你的面前抱着你失声痛哭,声嘶力竭地感谢老天又给了我再尽孝的机会,醒来后才明白,你已孓然远走,肝肠寸断!

      今生我们父子一场,我知道,您的爱以及我的思念自此将紧紧相随,伴着我穿越时光、走过轮回,无论花开花谢、潮起潮落、云卷云飞。。。

      爸,徐州处理完你的丧事且出差欧洲回来,去年10月6日我把妈接到南京了,妈很无奈,她说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要离开徐州到南京。她现在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旋乐吧娱乐官网,常记不住刚发生的事,却能想到很远的事,医生说是年纪大有些脑萎缩了。她老是说起你,每次她说,我就静静地听。她告诉我,你俩怎样从认识到结婚的,结婚时很穷,只能买点糖块招待客人。你作为家里的老大,虽然工资不多,可每月都要给爷爷奶奶送去一半。妈夸你脑袋聪明,下象棋从没人是你对手;夸你说话算话,答应别人的事多难都要做到;夸你肯吃苦,到处奔波养活咱一家、旋乐吧spin8还照顾你四个弟弟;夸你心地好,别人开口借个钱,你自己省吃简用都不会回绝人家;说你一辈子最怕给别人添麻烦,连走都走这么快,不给子女添负担,妈还说“没一个老头能比你爸干净利索”。看,虽然以前她老和你吵嘴,可心里一直以你为傲呢。有时她说的自己开心就哈哈大笑,有时又说的自己伤感又默默落泪,我就笑着告诉她,生老病死都得经历,咱家也不能特殊啊,她就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你走后我从没在妈面前掉过一滴眼泪,但每次妈说起你,我都很难过,怕惹她更伤心就不敢表现出来,只装成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知道,你走了,妈的余生也已屈指可数,我得牵好她的手,认认真真陪她好好的活,更要做一个像你一样真诚善良、有良心、有担当的人,成为一个值得你骄傲和放心的人!爸,好多话想跟你说、好多话想听你说,以前每遇过节,你都要给爷爷奶奶上香,你走了,我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