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乐吧老虎机高级餐馆隐于市 每天接客五六桌

      今年初,“学酒哥”周少强因在珠海一高级会所超标公款消费被免职。“高级会所”这一词渐渐在惠州也引来关注。南都记者近日走访发现,私密性极强的高级会所在惠州比较难见,但有一定私密性的准高级会所则有十多家,但其中多数餐厅今年因受中央八项规定冲击,营业额有所下降。相比一线城市而言,惠州的准高级会所人均消费水平(菜金)并没有动辄人均上千元,一般为200元以上。

      惠州有无类似北上广的一些“发行会员卡,或是只能朋友带朋友”的高级会所?近来南都记者四处探访,江北的一家扬州饭馆被指为惠州“私密高级会所”。

      该饭馆位于惠城区江北水北小学附近。南都记者连续两晚寻访,才得知其位于卢浮公馆小区大门右侧,虽然有块招牌,但很不起眼。

      前晚8时30分许,南都记者前往该饭馆,称近期想预订房间用餐。一名前台女士直接回绝:“抱歉,我们不对外的”。记者问“都开门做生意,为何你们不对外?”前台女士称“确实不对外”。旁边另外一名工作人员建议她打电话问老板,但该女子表示,“打了电话也没用”。该女士建议记者报出一个该餐馆老板的朋友的名字,“这样就可以预订了”。南都记者无奈只能放弃“预订”。

      南都记者从该饭馆的菜单看到,其主打扬州菜系,价格不算便宜,人均消费100-300元不等。记者在餐馆二楼看见,仅有4个房间,内部都装潢华美,一间房内食客们正觥筹交错,浓浓酒味飘散出来,但在楼下难以察觉。每个包房有60多平方米,里面有电视机、独立卫生间、高档木制茶几座椅,就餐用的套桌雕刻高档精致,古典风味浓厚。

      南都记者走访多家高级饭店,发现工作人员警惕性都极高。记者以宴请朋友需要订房为由走访小隐山庄时,一名前台工作人员紧紧盯着,并询问“饭店位置那么隐蔽,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惠州某公司长期从事接待的李明(化名)介绍,惠州准高级会所的出现与前些年经济高速发展有关,并且契合社会高端政商人士的需求,讲究私密性。其共同特点是:私密性强,一家餐厅只有10个房间左右,每个房间一般只有一桌;外表低调,内里装修考究;菜品精致,多以潮州菜为主打,也不乏惠州特有的野味;价格区间较大,一般人均消费200元以上,也有1000元以上的。

      消费环境较好的惠州准高级会所散见于惠州江北、麦地、下角等区域。南都记者近日先后走访了江北的碧水缘、大林苑、麦地的南波茶庄、下角的小隐山庄、大隐美食城等。

      同样难找的则还有碧水缘、大林苑等。这两家餐厅均位于惠州知名小区碧水湾正门的右侧,但采访该小区多名业主,均称不知道小区门口有这两家餐厅。南都记者看到,碧水缘门口为一茶庄外景,同时悬挂碧水缘投资有限公司的招牌。有关资料显示,大林苑是一家总部位于汕头的餐饮企业,但外表根本看不出来是一家餐厅,仅在一楼有一名服务员迎宾。前晚,南都记者在大林苑楼下停车场看到,其中连片的9辆轿车中,有3辆奔驰、2辆奥迪、3辆皇冠,价值均在40万元以上。“能消费得起的,都是这些有钱的人。”李明称。

      小隐山庄、大隐美食城等均位于下角共联路附近的高榜山下,“市区闹中取静,外界确实知道的不多。”而在麦地的南波茶庄,从外表看来就是一家棋牌会所,极少人知道其同时提供餐饮服务。

      同样显示其私密性的还有,绝大多数餐厅内部设定包间都不超过10间,每个包房内部多只有一张餐桌,绝大多数都没有大厅。“每天生意做好五六桌、七八桌,他们就可以了。”李明说。

      “尽管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但里面装修肯定好过一般的星级酒店餐厅。”李明介绍称,同样也有高端的食材,惠州海鲜并不缺乏,但做法多以潮州菜为主;惠州多山,不少野生动物也成为这些菜单常见名字。

      扬州餐馆以扬州菜为主。小隐山庄则称自己为养生菜,但菜单里仍有不少是潮州菜为主。“潮州菜更精致,用料更讲究,更卖得起价格。”

      燕窝、鲍鱼、鱼翅,这三样成为不少餐厅的主打。一家餐馆的菜单显示,“锦绣冻大鲍鱼”880元/只,顶汤什粮闷辽参198元/位,鲍汁辽参扣鹅掌168元/位,东星斑498元/斤,大象蚌420元/斤,老虎斑238元/斤。而在野味中,出现较多的有200元/斤左右的黄猄、水鱼(野生甲鱼)、水叉、南蛇等。多家餐厅均称,要吃什么野味,只要提前几天预订,他们都会尽力安排。

      上述海鲜及野味价格相对惠州平常餐馆而言,普遍高出近一倍。惠州丰山附近的一家餐厅经理介绍,该餐厅的象拔蚌为280元/斤,野生水鱼则是118元/斤,东星斑268元/斤,“高档会所就餐环境肯定要好很多,所以价格贵点可能也正常吧。”

      上述餐厅的名字多在网上搜索不到具体信息,既无地点也无订餐电话。“虽然他们并不拒绝陌生人到访订餐,但他们多数从不主动向大众营销,走的就是小众路线,主要针对政商人士。”李明介绍。

      相比其他城市的高档会所的高消费,惠州多家准高级会所并不设定最低消费金额。南都记者以订餐名义咨询,相关营销经理起初多问预算,表示人均150元至200元的预订也可接受。记者走访获悉,150元至200元的人均消费均为菜金,若加上酒水,实际人均多在400元以上。多家餐厅的经理称,较多餐厅是人均600元左右。也有个别餐厅经理表示,客人人均消费1000元的较多,“主要看主食,主食人均80元的也有,旋乐吧spin8,七八百的也有。”

      所有受访餐厅均介绍,去年11月以来,中央推出八项规定,均导致相关营业额受明显影响。这让不少餐厅开始调整策略,不再继续坚持“高端”顾客路线。小隐山庄一名经理介绍,该餐厅开始向大众性的的顾客推销。

      惠州上述准高级会所仍多以餐饮为主,与国内其他城市相比,其私密性还达不到“会员制”等程度。有知情人士介绍,南都记者踏访的几家“准高级会所”历史均在10年以内,以开办5年的居多,例如小隐山庄为两三年,大隐美食城为5年。“惠州的相关富商还没有其他一线城市那么集中”。

      李明介绍,2008年至2011年,惠州的经济发展很快,但从去年到今年,惠州产业经济下滑。“以前吃饭的人有官员、老板,以老板居多。但现在,有那么阔气买单吃饭的人在减少。”熟悉惠州一家准高级会所近5年来经营变化的刘先生介绍。

      对这个行业的走向,李明认为,从目前的格局来看,应该还有一定的发展时间,“但短时间内,不大可能有人新增此类会所的投资。公款消费被严厉限制,经济形势方面,惠州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更足够的活力吧。”

      嘉华酒店牡丹会把入会费定为12万元,该会所会员的甄选标准必须符合以下条件:酒店重要商务客户的C EO,企业界、金融界、新闻界知名人士或社会名流,企业、公司、集团的副总以上人士;银行副行长、医院副院长以上人士;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家或政府官员……以及旅行社和旅游局的高层等。

      为了保证会员身份真实可信,除了验证申请人的书面资料外,会籍部和财务部会展开暗访。更多时候,要想进入私人会所,靠朋友推荐成功率更高。曾有一名做钢材生意的商人,带着12万现金作为会费,要求成为牡丹会的会员。会籍部经过审查,发现该商人既不是酒店常客,也非社会名流,纯粹只想在此结识名流,好做生意,会所拒绝了他的入会申请。